众彩网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人才招聘 你的位置:众彩网 > 人才招聘 >

1979年索马里购买24架歼6, 到货后拒付尾款, 中方: 那换点东西

发布日期:2022-09-18 20:45    点击次数:172

1979年10月,索马里空军司令部内。

“我们想要购买30架左右的歼6战斗机。”

索马里空军副司令巴萨利说道。

虽然对方的语气十分平静,但他说话的内容还是让中方代表、中航技生产部副经理刘文感到十分激动。

毕竟,时值改革开放之初,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中国需要大量用来进行国际贸易的外汇储备。

虽然刘文此行是奔着索马里军方拥有的4台苏-22发动机来的,但谁又会拒绝30架歼6战斗机带来的3000多万美元外汇呢?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刘文和其他中方代表一起同索方代表团展开了艰难的价格拉锯战。

期间,面对索马里军方对每台苏-22发动机高达500万美元的“坐地起价”,刘文等人坚决要求按苏联方面提供的合同报价。

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索马里以3310万美元的价格向中国购买24架歼6战斗机,另外再以4台苏-22发动机与中国变换4架歼6战斗机。

可交易虽然达成了,谁又能保证索马里按时付款呢?

面对索马里方面到货后拒付尾款的“无赖”行为,中方又提出拿什么东西来交换呢?

“紧抱”苏联大腿,跻身非洲强国

现在提起索马里,人们想起的大概只有海盗。

诚然,如今的索马里内乱不止、民不聊生、恐怖主义肆虐,最“驰名”世界的莫过于横行亚丁湾的“索马里海盗”。可实际上,索马里在上世纪中后叶却做过一段时间的“非洲强国”。

1960年后,长期被西方列强占为殖民地的索马里实现了民族解放,获得了名义上的“国家主权”。

虽然拥有了自己的独立政权,但西方列强对索马里国家的控制却一刻也没有停歇。在此期间,驻扎在索马里的西方国家军队甚至是比索马里宪兵队更有执法权的单位。

索马里“独立”九年后,索马里国民军总司令西亚德通过政变上台。执政伊始,西亚德就意识到,在那个美苏冷战愈演愈烈的年代,像索马里这样的小国是不可能“自立门户”的,只能靠“抱大腿”来谋求和平发展。

那么,抱谁的大腿呢?

从独立到现在,索马里跟了美国九年,也受了九年的气,搞得国内怨声载道。

既然美国人靠不住,那只能去找苏联人了。于是,西亚德果断地把美国和平队撵回了老家,投入了苏联人的怀抱。

不仅如此,西亚德还声称,要把索马里建成非洲最纯正的社会主义国家。

“抱大腿”的效果真是立竿见影,苏联对这个地处非洲的“小弟”可以说是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不仅大笔一挥,批给了索马里3500万美元的低利率贷款,而且援助给索马里大量的武器装备和教导人员。没多久,索马里就拥有了多达40架米格21战斗机和十多架诺尔28等大量苏制飞机。

不仅如此,索马里的陆军也装备上了全套的苏式武器,俨然成为了东非的“小苏联”。

虽然苏联援助给索马里的武器装备大多是苏军淘汰落伍的,但这也足以支撑索马里在东非“称王称霸”。

更何况,索马里凭借苏联的3500万美元贷款和一系列经济上的援助,其国家的经济实力早已实现了质的飞跃,国民生产总值甚至可以与“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韩国一较高下。

可西亚德显然不知道中国有个成语叫做“狐假虎威”,依靠苏联势力而获得迅速增长的索马里也逐渐膨胀起来,仿佛自己已经成为东非理所当然的“霸主”。

索马里和邻国埃塞俄比亚之间一直存在着领土纠纷,而核心问题便是欧加登地区的归属。

虽然欧加登千百年来一直都是埃塞俄比亚的固有领土,但在这片土地上却居住着大量的索马里民族人民。因此,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两国几十年间一直为了这片土地战争不断。

悍然发动战争,无视“大哥”调停

70年代后期,纯正的“民族主义者”西亚德自恃索马里国力雄厚、背后又有苏联老大哥支持,而埃塞俄比亚则刚刚推翻延续上千年的王朝统治、国内一片萧条、百废待兴。

于是,西亚德公然宣称,所有的索马里人都应当居住在同一个“大索马里”国内。而建立“大索马里”国的首要条件,便是夺回欧加登地区的控制权。

没过多久,由上百辆装甲车,近千门中、大口径火箭炮、高射炮等“先进武器”装备的索马里苏式机械化陆军部队在米格17、米格21等战斗机群的掩护下,浩浩荡荡地开进了欧加登地区。

虽然在之前反抗殖民侵略的斗争中,埃塞俄比亚军队曾先后两次击败意大利军队,被西方列强誉为“非洲雄狮”。

但经过上百年的反侵略战争和内战,埃塞俄比亚的国力早已经被消耗得一干二净。

此番面对全盘苏式装备的索马里军队,更是毫无招架之力。没过多久,欧加登地区大部分的控制权就都落入了索马里的手中。

眼见自己被索马里打得满地找牙,埃塞俄比亚政府也坐不住了。于是,埃塞俄比亚政府开始有样学样,模仿索马里踏上了“抱大腿”的道路。

既然埃塞俄比亚的反殖民斗争是把美国鬼子赶出去了,那就不可能再抱美国人的大腿。于是,埃塞俄比亚先是联系了以色列政府,凭借其强大的空军战斗力夺回了欧加登地区的制空权。

而后,埃塞俄比亚又暗地里派人去向苏联“献忠心”。

当初苏联之所以扶持索马里成为“东非霸主”,不过是看中了索马里优越的战略位置,想要控制东非海岸的海洋运输线。而埃塞俄比亚的位置对苏联来说和索马里几乎无异。

因此,当埃塞俄比亚特使向苏联方面许诺允许苏联在埃塞俄比亚建立军事基地、控制海洋运输,并把欧加登地区的石油开采权交给苏联时,苏联方面顿时把索马里这个培养多年的“小弟”忘在脑后,对埃塞俄比亚表示自己将会坚决支持埃塞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正当行为。

于是,埃塞俄比亚很快就获得了来自苏联的大量军事援助。从米格21战斗机到BM24多管火箭炮,索马里有的装备埃塞俄比亚有,索马里没有的装备埃塞俄比亚也有。

虽然有了埃塞俄比亚这个“新欢”,但苏联也没有对索马里这个“旧爱”赶尽杀绝:在对埃塞俄比亚进行军事援助的同时,苏联方面也积极联系索马里方面,希望调停两国之间的战争。

可节节胜利、马上就要夺得欧加登地区控制权的西亚德怎么能甘心让到嘴的肥肉就此飞走?

不仅如此,多年来“东非霸主”的地位已经让西亚德极度膨胀、目空一切,完全忘记了自己强盛的国力是得益于苏联的支持。

看到盟友苏联竟然敢“背叛”自己,西亚德勃然大怒,直接宣布和苏联断绝联系,把苏联方面的顾问全部驱逐出境。

没过多久,现实就给了西亚德狠狠地一记耳光:苏联的援助对象改变后,索马里和埃塞两国的战场局势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逆转。

获得苏联装备支持的埃塞军队,在熟知索马里情报的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多次大败索马里军队。很快,埃塞军队不仅收复了欧加登全境,兵锋更是直指索马里国内。

得罪美苏两国,求购中国战机

接连得罪美苏两大强国后,形势危急的索马里不得不把求援的目光转向了中国。毕竟,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一直视中国为眼中钉、肉中刺;而自60年代以后,中苏关系便逐渐交恶。

因此,索马里认为,中国一定会同意援助自己。

1979年9月,索马里副总统兼国防部长萨马特尔率领代表团访华,并向中方提出了购买武器装备的请求。

而中国方面听到萨马特尔的请求之后也很高兴,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经济基础薄弱的中国迫切需要大量的外汇储备。

原本,萨马特尔提出的是想要购买代表中国最先进水平的歼7战斗机。

出于对技术泄露风险的担忧,中国方面只答应向索马里出售歼6战斗机。

虽然歼6不如歼7,但其性能已经可以和苏联的米格战斗机匹敌,完全能够满足索马里空军的需求。

所以,萨马特尔同意了中方的建议,并邀请中方派代表到索马里详细商谈。

不久以后,中方派出以中航技生产部副经理刘文为团长的代表团飞赴索马里,洽谈交易事宜。

而实际上,这支代表团除了出售歼6战斗机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目标,那就是购买索方闲置的4台苏22发动机。

原来,苏联曾有过向索马里提供苏22攻击机的计划。可苏22的发动机刚刚运抵索马里,西亚德就因为苏联“倒戈”这件事宣布和苏联绝交,于是苏联也中断了向索马里提供苏22的计划。

虽然苏22发动机在索马里方面看来就是一堆废铜烂铁,但它们对中国却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只要掌握了苏22发动机的核心技术,那么中国就能自行研发出能够和米格23媲美的战斗机。

当刘文一行达到索马里后,索方先是对中国狂吹一通奉承的话——“中国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老大哥”、“索马里将会跟随中国继续前进”...

而刘文早已把对方的真实目的看得一清二楚,无非是想让中国无偿提供歼6战斗机。

当然,这是绝无可能的。

于是,刘文就让索方先行提出苏22发动机的报价。而索马里空军副司令巴萨利看出中方对苏22发动机十分重视,竟然直接提出每台500万美元的天价。

面对索方坐地起价的行为,刘文在看过苏联与索马里交易的合同后直接予以回绝,并暂停了谈判。

随着后续战事吃紧,索马里军方逐渐支撑不住,开始要求重启谈判。

而中方则“欲擒故纵”,故意晾了索方几天后才再次开启谈判。

最终,索方以331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24架歼6战斗机,并以4台苏22发动机另外换取4架歼6战斗机。

拒不支付尾款,渔业资源偿债

虽然交易达成,中方也按时向索马里交付了战斗机,但索马里方面的尾款却迟迟未能到账。

在向中国支付过1700万美元的货款后,索马里便以军费消耗巨大、国家财政困难为由,请求中国宽限付款日期。而中方也表示能够理解索马里的困难,同意了索方的请求。

可战争结束以后,索马里却一点也没有还款的意思。只是在后续飞机需要维修时,才象征性地给中国支付了300万美元的款项。

为了追回货款,中国还专门成立“讨债”小组,多次飞赴索马里亲自讨要。

但索马里政府不仅拒不支付尾款,更是连对中方人员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不予以保障。

在索马里讨债期间,中方人员多次遭遇抢劫盗窃,还被歹徒用枪托打伤。更有极端分子直接放火烧掉了中方人员的住宅。

万幸的是,当时并没有人在屋内,所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眼看从索马里方面讨回现金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中方人员不得不考虑从其他方面来止损。而经过一番考虑,中方锁定了索马里的渔业资源。

索马里的海岸线长达3333公里,领海内鱼类资源丰富。其中,深水域的金枪鱼肉质肥美、营养丰富,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十分昂贵。

索马里国内工业基础薄弱,没有能力进行远洋深水捕捞,但中国就不一样了。

因此,当中方提出用被索马里方面视为“鸡肋”的渔业资源交换所欠货款时,索马里方面欣然同意。

最终,中方也从这笔交换中获得了远超索马里所欠货款的利益。这一次,可谓是“双赢”。

结语

索马里本是靠着大国扶持发展起来的国家,却极度膨胀、悍然发动战争,最终让国家和人民再次沦落贫穷与战争之中。

而面对索马里方面拒不支付货款的无赖行为,中方巧妙应对,用渔业资源交换所欠货款。这样的智慧,值得我们所有人去学习。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联系删除。



Powered by 众彩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